中国发展网

  • 点击搜索
首页 时评 正文

沈建光:7月弱势数据验证经济下行压力

2019-08-14 23:25 中国发展网
沈建光

摘要:短期应着力改善和激发需求端活力。例如,对外应继续争取谈判、避免外贸状况进一步恶化,尤其要保持克制,不应将贸易战的范围扩大至其他领域;对内继续加大逆周期调控的力度,减轻企业负担、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保障居民就业和收入以支撑需求端;此外,出台措施提振农村消费、促进消费升级、稳定制造业投资等也均是可行之法。长期而言,改革开放需要提速。在笔者看来,对经济增速下行的容忍度提升,正是为了给改革留出空间,解决长期困扰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提升经济增长质量、完成动能转换可能更为关键。

8月14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7月宏观经济数据,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分别为4.8%、5.7%、7.6%,较上月分别下降1.5、0.1、2.2个百分点。结合信贷、外贸等数据来看,7月近乎全面弱势的表现再次验证了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仍在逐步加大的事实,这与笔者近期参加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博智宏观论坛例会时的判断一致。

7月消费、工业生产数据反映了真实经济基本面

笔者在点评6月宏观经济数据时曾明确表达过对当时消费、工业生产数据反弹可持续性的担忧,目前来看7月的弱势数据可能更加能够反映经济基本面的真实状态。具体来看:

汽车扰动消退叠加可选消费不振,7月社零增速大幅回落至7.6%。前期国五车辆促销清库对汽车销售的提振效果十分明显,带动了6月消费的整体表现,而一次性扰动过后,7月汽车类零售额同比大幅下滑19.8个百分点至-2.6%,再次成为主要拖累。

值得关注的是,统计局首次公布了剔除汽车以后的社零增速,7月为8.8%,看起来并不太差;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根据笔者的测算,剔除汽车部分(现有数据仅能剔除限上汽车零售额,应与国家统计局计算方法不同)的社零增速在二季度出现了明显的走低迹象。与之相对应的是可以观察到今年以来居民消费意愿在下滑、储蓄意愿在升高,结果是必选消费整体稳健,但可选消费令人担忧,7月服装、家具、家电、建材等零售额增速均出现下滑,电商购物节之后化妆品、珠宝首饰等零售增速也大幅回落。短期来看,消费仍然没有表现出反弹并支撑下半年经济企稳的迹象。

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仅4.8%反映了基本面的疲软需求状况。其中,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持续表现较好,7月增加值增速录得15.7%;电器机械及器材制造、黑色和有色系工业有所回落,但仍然提供了支撑。通用设备、专用设备及汽车制造业仍然疲软,7月增速分别为0.7%、4%、-4.4%,与之对应的是金属切削机床、工业机器人、汽车等工业产品产量同比增速分别只有-17.4%、-7.1%、-11.5%;汽车产品中,除轿车、SUV持续负增长外,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速在7月大幅回落41.4个百分点至9.1%,为16年3月以来最低。笔者认为,当前国内消费不振、关税冲击下外需萎缩,可以观察到发电煤耗、发电用电、写字楼空置率等景气指标也持续弱势,考虑到工业生产与需求端直接挂钩,其疲软表现并不令人意外。

投资偏弱或表明高层对于增速下行容忍度在增加

1-7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7%,比1-6月回落0.1个百分点,不同于以往的稳增长周期,当前投资表现迟迟未见提振,使笔者倾向于认为当前高层对于经济增速下行的容忍度在增加。

数据来看,前期的重要支撑地产投资仍保持两位数增速,但呈现出缓慢下行态势。尽管商品房销售额增速有所提升,但新开工面积仍在回落,监管收紧房地产融资以来土地市场降温明显、房地产信托发行缩量,使笔者维持后续房地产投资延续回落的判断。

1-7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长仅3.8%,创年内新低。笔者观察到先导指标挖掘机、重卡产销增速整体延续下行,未来基建投资的空间可能确实有限。原因在于,尽管专项债发行进度并未放缓,但基建资金来源仍然存在问题,投资项目有限,经济效率也必须要考量,种种因素制约了当前基建投资的增长;在此情况下,高层转而更加注重质量,倾向于调结构、补短板,而不是追求数据。

稳定制造业投资仍是当务之急。1-7月制造业投资增速录得3.3%,较上月小幅回升,但仍未见起色。7月政治局会议明确提及“稳定制造业投资”,近期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就制造业投资形势、培育发展制造业集群等密集调研,诸多稳定制造业投资的政策正在酝酿之中。在笔者看来,政策的关键仍然在于支撑企业预期、改善企业投融资环境。

关税冲击难于避免,短期注重稳定需求,长期改革仍应提速

上述分析以外,笔者此前曾预判关税冲击下的外贸下滑将是三季度经济的主要风险,这一点并没有改变,数据中也可以得到验证。笔者计算了美国各关税清单所涉商品2019年1-6月的出口情况,测算结果显示当前中国对美出口已呈现断崖式下跌,已加征关税三批清单商品出口以美元计跌幅在30%至50%不等,且关税越高影响越大。只有3000亿清单商品增速仍然为正,但美国方面已表示未来将分两批(9月和12月)对其加征10%关税,考虑到谈判进程可能不会影响关税生效,下半年甚至明年的外贸形势不容乐观,对需求端、产业链的冲击也较大。

在此基础上,笔者认为下半年经济下行的趋势是比较确定的,政策面需要正视这个问题、做好充分的准备。

短期应着力改善和激发需求端活力。例如,对外应继续争取谈判、避免外贸状况进一步恶化,尤其要保持克制,不应将贸易战的范围扩大至其他领域;对内继续加大逆周期调控的力度,减轻企业负担、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保障居民就业和收入以支撑需求端;此外,出台措施提振农村消费、促进消费升级、稳定制造业投资等也均是可行之法。长期而言,改革开放需要提速。在笔者看来,对经济增速下行的容忍度提升,正是为了给改革留出空间,解决长期困扰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提升经济增长质量、完成动能转换可能更为关键。

责任编辑:张洽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