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 点击搜索
首页 时评 正文

加快金融改革,纠正制度扭曲, 尽快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

2019-07-09 20:01 中国发展网
小微企业 金融改革 小微企业融资难 金融制度 科技金融

摘要:要多管齐下,解决企业结构和金融结构不对称的问题。关于小微企业,需要具体分类来看,有的小微企业就是为了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和便民服务,不可能做大做强,也不想做大做强;有的科技创新型的小微企业,将来是有可能做大做强的。

魏加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国务院参事室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

首先讨论一个问题:过去多年,中国出口的快速增长靠的是什么?绝不是特朗普所说的什么“不公平贸易”,而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具体来说就是供给需求双侧发力,改革开放双管齐下。

一方面,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朱镕基政府抓住机遇,推动入世谈判,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另一方面,赋予了民营企业出口自主权。1998年6月,我陪同吴敬琏老师到浙江调研民营经济时发现,浙江的民营企业要想出口必须先卖给广东或上海的国有贸易公司,然后才能转手出口。一方面,国有贸易公司效率不高;另一方面,民营企业不了解国际市场需求什么。于是,回京以后吴老师就建议要赋予民营企业出口自主权。

通过对外开放,中国加入了WTO,等于把需求侧的大门打开了;通过加快改革,赋予民营企业出口自主权,等于把供给侧的大门打开了,供给需求一对接,导致中国出口快速增长。据长江商学院的刘劲副院长提供的数据:1995年时中国的出口结构是:外企只占11%,民企只占21%,国企占了大部分,达到66%。到了2018年,外企上升到30%,民企上升到60%,而国企只剩下10%。这个结构变化本身就说明,我们出口的快速增长是靠的是改革,靠的是开放,而不是所谓的“不公平贸易”。

同样地,今天,我们要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时,也应当抓住供给和需求两个侧面,实现改革开放双管齐下

回到中小企业融资的主题上,我想谈四大点:坚持改革、结构纠偏、多管齐下、防范风险。

首先,要坚持改革的大方向,特别是要注意防止“逆向操作”。目前,上面的政策意图往往非常好,但是在落实的时候,下面却是反向操作。比如,2016年,以党中央、国务院的名义出台过一个有关产权保护的文件。文件写的非常好,但在落实的时候却迟迟落实不下去。再有,2017年,国务院一再讲降税、降税、降税,可是税务部门由于有税收压力,有具体的税收指标任务,所以就不断地加强税收征管力度,结果使得企业的税收负担不降反增。

2018年以来,中央的金融政策意图非常明确,就是希望这一轮释放出来的资金别又都跑到房地产去,而是希望它们能够流向实体经济,流向民营企业,流向中小企业。这个政策意图非常好,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在商业银行那里,银行的高管和信贷员怎么想?他说贷款给国有企业,即使都回不来我们也没有任何责任,但是如果贷款给民营企业,万一回不来就说不清了,所以宁可不贷,上面逼急了就只好作假,“擂小户”,表面上贷给小微企业,七拐八拐,实际上最终还是流向了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这就是逆向操作。因此,要加强监管,推动改革,防止基层金融组织逆向操作。

其次,要纠正金融制度的结构性扭曲。目前金融当局的政策意图非常明确,通过定向降准,定向降息,实现“定向宽松”,希望此轮释放出来的资金能够流向实体经济、流向民营企业、流向中小企业。但由于整个金融制度存在着结构性扭曲,我们的金融结构还是以国有、大型金融机构为主体,这样一个扭曲的金融体系与我们要发展小微企业的政策意图是相悖的,与促进小微企业发展在结构上是不匹配的。所以,金融当局只好通过政策上的“再扭曲”来达到上述目的。

应该怎么看金融政策的“再扭曲”?应当承认,这样做的初衷是好的,是在现有金融体制下不得已而为之,而且也还具有政策导向的“信号作用”,首先应当承认它的正面作用。但是另一方面,这样做不仅成本高,而且风险大——现在通过行政手段迫使金融机构给小微企业增加贷款,将来如果银行出了问题,尤其是中小银行出了问题,风险算谁的?贷款给民营企业以后回不来时风险谁来承担?会面临很多这样的问题。所以说,政策成本高,风险大,搞不好有可能会事倍功半,费力不讨好。

因此,要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是要通过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根本上纠正金融制度的结构性扭曲,把扭曲的金融制度改过来,只有这样才能够事半功倍,一劳永逸。

再次,要多管齐下,解决企业结构和金融结构不对称的问题。关于小微企业,需要具体分类来看,有的小微企业就是为了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和便民服务,不可能做大做强,也不想做大做强;有的科技创新型的小微企业,将来是有可能做大做强的。还有一类研发型的小微企业,将来也不会做大做强。比如说药品行业的很多研发工作,在美国都是由一些小型的研发机构去研发,研发出新的药品之后,那些拥有广泛流通渠道的大型药企就把它收购走了。总之,并不是所有的小微企业都一定要做大做强。

所以,对小微企业要注意细化分类。同样,为小微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也应当是多种多样的。目前各类金融服务机构,也要按其不同功能和不同性质进行分类改革。具体来说:

第一,信用社的改革,当初就不应当直接改成了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应当保留其“合作性质”。多数发达国家至今仍然存在大量的信用社。

第二,对于商业银行,实际上又都退回到了国有控股,各级政府通过控股各级商业银行,控制商业银行的高管,指令商业银行贷款给政府的项目,形成最大的“关联交易”。因此,必须尽快实现商业银行“去国有化”。

第三,对于政策性银行,各级政府都应当兴办专门为小微企业服务的政策性银行。因为,恰恰是小微企业信贷领域存在着明显的“市场失灵”问题,最需要政府来施以援手。所以日本(经过多次金融市场化改革之后)到现在还仍然还有两家“金融公库”专门为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

第四,直接融资。PE,VC等股权融资基金,可以为初创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提供不同的融资服务。今后应当鼓励发展。

第五,就是最近几年兴起的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这样一些金融创新工具。可以利用技术便利的特性,为小微企业提高方便的金融服务。

总之,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应当允许多管齐下,说不好哪一种方式就能发展起来,或者说正好符合某一种类型小微企业的需求。所以,应当多管齐下,而不是片面强调某一个方面。

最后,关键是如何规避和防范风险。对此可以强调四点:一是要提高互联网、金融科技等准金融机构自身的风险防范水平。二是金融监管部门也要提高金融监管的科技化水平。金融监管部门一方面要容许创新,同时也要注意及时的堵住漏洞,提高监管的科技含量。三是投资者保护制度,存款保险机构最近刚刚做到初步独立,但是还存在如何整合的问题,包括保险保障基金,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信托保障基金等,有待进行整合;尤其是对于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这一新兴领域的风险,如何运用存款保险的方式来加以覆盖?这是需要加快进行研究的。四是要注意克服抵押主义的风险。根据基层金融监管局局长的介绍,信用贷款的风险实际上反而比抵押贷款的风险要小。迷信抵押,就会放松风控。这也是需要金融监管当局高度关注的。

(本文系作者参加6月15日华夏新供给经济论坛讲话摘编,经作者授权发表)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